高兮妍

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永历大帝香菱两次改名,改写不掉悲苦的命运,也磨灭不了一茎幽香-书香悦听

香菱两次改名,改写不掉悲苦的命运,也磨灭不了一茎幽香-书香悦听


女人晚上睡觉双腿间总要夹点东西?是因为...
★★★★☆
男人的爱出自欲望,女人的爱出自执着
★★★★☆


文\慕容仙儿
香菱原名英莲,家住姑苏阊门,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父亲甄士隐,为乡宦之家,嫡妻封氏,情性贤淑,深明礼义。家中虽不甚富贵,然本地便也推他为望族了。甲戌本在此有一句侧批:“总写香菱根基,原与正十二钗无异。”
出生至三岁,是她唯独一段真正称得上幸福的时光,那时她还是甄府的千金;到了三岁那年的元宵夜,尚不懂事的她被丢忘在大街上,遭人贩子拐走。巷里巷外仍是一片繁闹,从此热闹真真正正是别人的了。上天给她安排的是另一出路——为奴为俾。
她在贾府里的第一次出场,是借由送宫花的周瑞媳妇之眼之口来交代的,周瑞家的因问他道:“那香菱小丫头子,可就是常说临上京时买的,为他打人命官司的那个小丫头子么?”金钏道:“可不就是。”
正说着,只见香菱笑嘻嘻的走来。周瑞家的便拉了他的手,细细的看了一会,因向金钏儿笑道:“倒好个模样儿,竟有些象咱们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儿。”金钏儿笑道:“我也是这们说呢。”
周瑞家的又问香菱:“你几岁投身到这里?”又问:“你父母今在何处?今年十几岁了?本处是那里人?”香菱听问,都摇头说:“不记得了。”周瑞家的和金钏儿听了,倒反为叹息伤感一回。

三言两语,侧面写了香菱的可爱,命运堪怜,却并不加一句点评,只是说她长得像“东府里蓉大奶奶”,也就是秦可卿,全书最风流娇巧的一个可人儿。
可叹的是,出身于养生堂,与贾珍、贾蓉父子通奸的秦可卿因是贾家正室,遂也“飞上枝头变凤凰”,忝列了十二钗正册之末;而香菱,尽管出身比她高贵,品格比她端庄,容貌与她不相上下,却因为命运坎坷,生不逢时,再要强,也是“拔毛的凤凰不如鸡”,只能做得十二钗副册之首。
关于香菱的为人,书中又借着贾琏和凤姐的对话再一次侧描,贾琏笑道:“正是呢,方才我见姨妈去,不防和一个年轻的小媳妇子撞了个对面,生的好齐整模样。我疑惑咱家并无此人,说话时因问姨妈,谁知就是上京来买的那小丫头,名唤香菱的,竟与薛大傻子作了房里人,开了脸,越发出挑的标致了。那薛大傻子真玷辱了他。”
凤姐道:“往苏杭走了一趟回来,也该见些世面了,还是这样眼馋肚饱的。你要爱他,不值什么,我去拿平儿换了他来如何?那薛老大也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这一年来的光景,他为要香菱不能到手,和姨妈打了多少饥荒。也因姨妈看着香菱模样儿好还是末则,其为人行事,却又比别的女孩子不同,温柔安静,差不多的主子姑娘也跟他不上呢,故此摆酒请客的费事,明堂正道的与他作了妾。过了没半月,也看的马棚风一般了,我倒心里可惜了的。”

王熙凤是何等人物,竟然连她也品评香菱“差不多的主子姑娘也跟他不上呢”,更可见香菱之尊贵端正。
而脂砚斋也特地在此批注:“何曾不是主子姑娘?盖卿不知来历也,作者必用阿凤一赞,方知莲卿尊重不虚。”再次点明香菱身份之尊,品格之重。
书中第四十八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慕雅女雅集苦吟诗》文中又有双行夹批:“细想香菱之为人也,根基不让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不让袭、平,所惜者青年罹祸,命运乖蹇,至为侧室,且虽曾读书,不能与林、湘辈并驰于海棠之社耳。”
不能并驰于海棠社,也不能并列于金陵十二钗正册。然而这样一个品貌双全、才德兼备的女孩儿,是全书第一个薄命女儿,一直到第八十回仍然有重戏。
她的命运更可怜了,被悍妇夏金桂改名作秋菱,后来更逼着薛姨妈卖他,好在宝钗心慈,留她下来,做了自己的丫环。这是从“英莲”到“香菱”到“秋菱”的第三次命名,永历大帝也是香菱人生的三个阶段。

原本富贵家的独生女,可惜她"有命无运",遇上骄奢淫逸的恶少薛蟠,又碰到妒嫉暴戾的悍妇夏金桂。
夏金桂先来一个下马威,将下改名秋菱,接着,薛蟠又喜新厌旧,把丫头宝蟾收在房内,把她遗弃。香菱处在金桂、宝蟾和薛蟠的几面夹攻之中,被当中肉中刺,眼中钉,软的硬的百般折磨,直害得她对花垂泪,对月悲伤,酿成干血之症,一病不起。
在曹雪芹的写作计划之中,香菱也许很快就要被折磨得香销玉殒。在第五回在关香菱的判词云:"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自从两地生枯木优瓦夏,致使香魂返故乡。"
诗中第三句隐喻一个"桂"字,暗示香菱被妒妇金桂虐待致死。但在后四十回续书中,作者延续了香菱的寿命,让她有了一个较好的结局,将她"扶正"成为薛蟠的正室。
高氏的这一安排,显然误解了花签上"连理枝头花正开"的真正含义。从朱淑真《落花》全诗看,此句实际上是铺垫和反衬,诗的关键在"妒花风雨便相催"一句上。联系朱淑真的身世遭遇,完全可以推测香菱的命运应是风雨相残,零落苍苔。
喜欢把她比作莲花,众生都如同池塘中的莲花。有的莲花在超脱中盛开,其他的莲花则被水深深淹没沉沦于黑暗淤泥。有些莲花已接近于开放,它们需要更多的光明。莲花代表一种诞生,清除污垢,在黑暗中趋向光。然而这一枝莲,有幸没被黑暗沉沦却在不甚光明的时月里垂谢独留下一缕一缕幽香不绝不尽。
这样一个我钟爱的女子,才情、刻苦,她生得袅娜纤巧,做人行事又温柔安静。一生的劫难、坎坷、舛苦、不幸,她似幸非幸的一生,让我悲了又悲,怜了又怜。甄英莲,真应怜,但凡红楼里的女子又有谁逃得出命运的捉弄和不幸的遭遇呢?
推荐阅读

99%的男人都无法抗拒哟欲望的这种女人....

男人骨子里最惦记的女人只有一种!